Navigation Menu+

HerDream| “我自己决定想成为谁,这就是我。”

Posted on 6月 7, 2018 by in .CO创业大使, .CO社区, 女性社区 | 0 comments

“我自己决定想成为谁,这就是我。”——Coco Chanel

有些人,选择成为女性创业者。

我们无意强化女性创业者这个标签,因为这是一个她创业的时代。2015 年阿里巴巴发布的《互联网+她时代:女性创业者报告》显示,与男性相比,传统企业的女企业家屈指可数,然而在互联网背景下,女性创业者几乎能够占据 “半边天” 。

不过,做一名女性创业者,意味着选择面对复杂的商业世界,与此同时不能在家庭生活中缺席。毫无疑问,这是极具挑战的——几乎是在同样的人生阶段,她们既被要求在工作时间上有最大的投入,生物机能又要求她们生儿育女。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为了兼顾家庭和工作,她选择晚上九点下班,回家哄小孩睡觉,十一点再在她家楼下开会。

从一个爱孩子、懂母婴商品的妈妈,变成蜜芽的 CEO 和一位企业家,对刘楠而言是极大的跨越。她认为,女性做创业者有很多挑战,创业的过程中女性要突破许多性别桎梏。“在很多决策的过程中需要冷静、需要注重数据、需要分析,这些特质跟女生与生俱来的特质是相反的。”

我们和峰瑞家族的 6 位女 CEO 聊了聊:

1. 作为女性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 以及,你是怎么处理的?

2. 在你看来,对女创业者而言,这个世界有变好吗?

3. 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我是贴心的文章要点 

  • 有些人认为女孩太感性做不成事情,不太把我们当回事。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厚着脸皮,反复提醒他,我是一个有用的、有执行力的人。
  • 女创业者不是作为一个 “女创业者” 而存在,而只是一个 “创业者” ,不过刚好性别是女性而已。
  • 高盛是全球女性合伙人最多的公司。创业后,我倾向于认为 “工作中的妈妈” 是工作最稳定、最踏实的,也是公司稳定发展的基础。
  • 在我三次创业过程中,我没有感到因为性别而受到歧视。
  • 用笼统的眼光打标签没什么意义,真正的女创业者,何尝不是每个人都超级有自己的个性呢。
  • “我的老婆也想创业,我想知道作为一名男性、一个老公,我怎样可以帮助我的老婆去成就她的事业?”

↓ 下文详解 ↓

/ 01 /

Business is business, keep it professional

邱威妮

Haalthy CEO 。麻省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硕士,曾参与过历史上最大的环境诉讼案的数据分析和可视化工作。2015 年回国创办了肿瘤大数据公司 Haalthy (haalthy = happy + healthy),旨在提高肺癌治愈率,提升国内在肺癌医疗信息获取和治疗手段的技术水平。

峰小瑞:女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 你是怎么处理的?

太普遍了。总结起来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社会对女创业者的认知。大家会认为女孩子非常感性,很多时候就不把我们当回事。我做的是医疗行业,经常和医生打交道,有时我很认真说的话,医生们并不会太当真,他们中有些人和我说话时都不正眼看我。男性在商业世界里能得到的尊重,女性很难得到。

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厚脸皮(更加死不要脸一些)。在适当的时候缠着他,提醒他,我是一个可行的人,一个有用的人,一个有执行力的人。比如,我把 Haalthy 的肺癌数据和患患教育工作的成果展现出来,专家们看到后,会主动来找我们合作。

还有另一种人,他们会认为女生在这个社会上打拼,肯定要牺牲一些东西,比如肉体,所以他们会对女生有一些额外的期待。这是我非常不认同的,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和他们说清楚,business is business, we should keep it professional.

另一方面,家人和朋友会倾向于把我当成感性的人,忽略我理性的需求,这也会给我带来困扰。

举个例子,当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们一个个结婚生子,而我还在创业时,全世界都来告诉我,你应该更加感性地考虑自己的人生,而不应该有太多的野心。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完全不会在意他们的看法,我坚持认为,结婚生子是她们的选择,而事业是我的选择。但当我慢慢进入到一个成熟的年龄,我也会考虑周围人的看法,会自己反思,是不是应该把更多时间放在自己的感性世界上,比如成个家。现在我处于即将迈入三字头的年纪,我给自己设了一个期限,接下来 3 年把创业作为生活的核心,尽力去实现我的目标和价值,如果达不到,我会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做一个让步和平衡。

峰小瑞:你之前在美国念书,现在在国内创业也有一年多。你觉得现在中美两国的商业世界对女创业者来说有变得更友好一些吗? 

就支持女性创业而言,我觉得整体环境变好了很多。美国更加典型,因为有很多像谢丽尔 · 桑德伯格这样的女性 KOL (关键意见领袖)的存在。此外,各种各样的女性论坛邀请非常成功也经历过磨难的女性去做分享,持续地传递可以被称之为女权主义的思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女生,会去读工程类的专业,或者当一名企业家,她们越来越敢去做了。

在中国,整个社会还没有到那种愿意真正支持并接纳广大女性去创业的地步,当然北上广深这种一线城市和江浙一带稍好一些。我觉得中国特别需要像桑德伯格这样的女性 KOL 站出来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去鼓励女性创业。

董明珠女士很成功,也走过很多艰难的日子,但她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一个女性。她的情况可能对许多中国女性来说不太适用,因为很多女性都不会放弃她们的感情世界。

桑德伯格的经验和精神更有普适性,因为她虽然是成功的领导者,但是也保留了许多女性的共性——拥有感情世界,并努力地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做平衡。

我也偶尔读过一些成功的中国女创业者的文章,但一篇报道之后,就没有后续了,并不像桑德伯格那样有持续性。她不仅写书,她还做巡回演讲,还有各种各样的 blog、论坛讨论女性议题,为女性群体提供稳定的支持。

非洲的女性创业的环境,也在变好。我之前在 MIT 读书时,曾在摩洛哥举办一场女性创业大会,我当时特别留意参会者的比例,结果发现超过 50% 的与会者都是男性。一场论坛的提问环节,第一位提问者是一名阿拉伯男性,在我们的固有观念里,他们是带点中东风情的保守主义者。但他的提问让我印象深刻,他说,我的老婆也想创业,我想知道作为一名男性、一个老公,我怎样可以帮助我的老婆去成就她的事业?

真的特别感人。他不仅仅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而是从男性的角度去思考,如何营造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并作为一名男性帮助自己的伴侣成就事业。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吧。

大家都知道女性创业者特别不容易,特别容易怜悯我们。

我刚回国创业时,团队里另一名创始人也是女性。我们一起创业没多久,她意外怀孕了,在大概七八个月的时间里,她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更小的,和我一起创业。后来,实在是因为两个孩子都太小,都特别需要妈妈,她不得不退出。这可以说是女性创业者艰难的一个缩影。

她离开后,Haalthy 的业务需要不断扩张,又不幸遇到资本寒冬,但我从来不会觉得我继续创业这件事不可能,就是因为身边帮助我的人太多了,我的员工、投资人都给了我很多支持。这件事我觉得特别棒。

/ 02 /

“持续的努力,持续的勤奋”

林虹

海峰科技 CEO,曾任高盛资产管理(中国)运营部的负责人。

峰小瑞:作为女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 你是怎么处理的?

最不方便的是家庭和工作的平衡,比如没有时间陪老妈,没有时间陪儿子,让老公做了很多牺牲。我的做法是,对妈妈,多打电话;对儿子,多拥抱;对老公,多撒娇。

峰小瑞:在你看来,对女创业者而言,这个世界有变好吗?

有变得更好,我们得到的尊重更多。

创业前,我曾在高盛工作多年,高盛是全球女性合伙人最多的公司。在高盛,我没有亲戚,没有 “干妈”,也没有 “干爹”。我没有哈佛学历,就是人大本科毕业。因为持续的努力和勤奋,在一个尊重 “持续的努力,持续的勤奋” 的文化中,得到认同。

我特别欣赏高盛的这种尊重女性的价值观。海峰科技的女性员工也比较多,我们招聘时平等招聘,发展中平等晋升。现在二胎放开了,我们还是这样的原则,因为我们认为“工作中的妈妈” 是工作最稳定、最踏实的,是公司稳定发展的基础。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爱心长走,捐赠孤儿院。这件事看似和创业关联不大,但通过这类慈善活动,我们可以帮助社会弱势群体,还培养了员工的社会责任感。

/ 03 /

“刚好性别是女性而已”

人九斤

Particle Fever ( 粒子狂热 ) 创始人、CEO、品牌总监 。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经常从事独立电影和自由艺术家的跨界项目,喜爱赛艇和搏击。

峰小瑞:作为女性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及你是怎么处理的?

单单因为女性这个生理特征而觉得不方便的情况倒是没有。反正我经常在各种商业场合穿着运动服穿梭,都是特别直率地做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觉得方便就行,别人觉得不方便可能我不知道。

另一方面,我有时候觉得长相 “吃亏”,因为娃娃脸的缘故看起来很小就经常碰到觉得我不像 CEO 的人,但那也只是第一印象,经过交流和熟悉以后,这些成见都会消除。尤其,作为品牌的创始人,我们也很少走到台前,所以困扰不多。

峰小瑞:在你看来,对女创业者而言,这个世界有变好吗?

肯定变好了,首先在家庭和婚姻观上面,独立的女性越来越多,公开讨论冻卵、不婚或者开放式关系的声音越来越多。

看过女哲学家 Hannah Arendt 的采访,她说 “Between Man as A Thinking Being” ,这句话特别重要。两性的相互尊重在于脱离了男人定义的女人的价值,比如女创业者不是作为一个 “女创业者” 而存在,而只是一个 “创业者” ,不过刚好性别是女性而已。

成就这些人的不是世俗的女性气质,而是她们在所在领域的眼界和思想,她们在世界上的存在不是因为和男人对比来的,是作为独立的人格在体验、工作和生存。

举个例子,我们品牌(Particle Fever)的女性粉丝就经常会买男款 S 码来穿,所以我们也在昨天的推送中告诉大家,其实我们不用区分男女款,喜欢什么都可以,比如获得《爱上超模》的冠军彦禹博就穿着我们的运动内衣配男士组合运动紧身裤。我们在推送中还附上了我很喜欢的 Maya Angelou 的诗 “I am a women Phenomenally. Phenomenal Woman, that’s me. I walk into a room just as cool as you please.”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最近很享受在各种健身房和运动场合碰到穿着 PF 的人,男女都有气质都很棒。我觉得自己有点像 “ 跟踪狂 ”,我会一直盯着他们看(然后互看一眼穿在对方身上的 PF 相视而笑),看到他们能在人群中亮眼自信的感觉挺不错。

还有在逛各地连卡佛的时候,经常在我们  PF 的零售区域听见有消费者暗搓搓地赞叹 “这个牌子最近很红” 。做出来的创意和产品被更多的人知道感觉特别棒。

/ 04 /

让儿子感觉在和妈妈一起创业

大米(曹玉敏 )

V.Photos 云摄影平台创始人兼 CEO 。东北财经大学财务专业硕士。2004年创办微睦科技,是国内早期的云计算项目。2007 年至 2011 年担任大陆汽车亚太区研发财务总监,随后以全球高管身份前往大陆汽车德国总部工作。2015 年创办云摄影平台 V.Photos。

峰小瑞:作为一名女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及你是怎么处理的?

一个挑战还是家庭和事业的平衡。我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我的公司又离不开我。

我做了许多沟通,让两个儿子理解我。我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创业,我在公司做些什么,也跟他们分享很多公司的事情,让他们有足够的参与感,让他们感觉在和妈妈一起创业,为妈妈自豪,这样他们就不会有强烈的逆反心理。

另外一点,我需要更合理地安排时间。我晚上经常加班,回家时孩子们都睡了。为了增加和他们接触的时间,我会早起为孩子们准备早餐,和他们一起吃,这样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们。

峰小瑞:对于女性创业者来说,这个世界有变得更好吗?

女性的创业环境在变好,我们能看到许多女性创业者成功的例子。而在我三次创业过程中,我没有感到因为性别而受到歧视。

创业是个虐心也虐身的过程,女性的身体条件可能没有男性那么好,但是女性有足够的韧性。女性这个物种本质上偏保守,注重稳健发展,所以在创业过程中,最好有能和她互补的团队成员相互协作。

我和我先生是第三次联合创业,我们就是典型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属于女性中比较大胆的,我先生则是稳健型的个性,我们擅长的领域也比较互补,在一起工作很有默契。比如就某个问题的决策,我们会从不同角度分析利弊,然后找折中点,算出成功的几率和风险。在做一件事之前,我们会一起做好接受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如果两人都能承受最坏的结果,那就去做,如果有一个人承受不了,那就再考虑。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去年我们的产品没有做过任何大型推广。创业圈的朋友、客户大佬们在体验过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后,纷纷免费在朋友圈安利我们,我们每个月的新客户很大一部分来自老客户的介绍。这种积极的反馈和来自客户的认可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去把产品做得更好。

/ 05 /

“各有各的苦,我倒不觉得女性创业有啥特别的”

王晓瀛

路肯医疗 CEO 。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曾任职于强生医疗长达 7 年时间。她还曾出任 Boisense Webster 心电生理销售、 市场、产品经理,以及 Advanced Energy 超声刀市场、 产品经理。

峰小瑞:作为一名女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及你是怎么处理的?

现在的商业世界还是男性为主,女性创业者的不方便就好像是跑错了房间上错了车。要么就伪装得和男人一样,抹杀掉自己的性别差异。要么就放大自己的性别差异,以柔克刚。

我的处理方式是,放大自己的性别差异。因为即使女性可以像男性一样去处事,男女之间的差异有些是生理决定的,不是你想抹杀就能抹杀的,许多女人后天对自己进行修饰,包括外貌,说话方式,甚至抽烟,也是想更接近男性的行事风格。我肯定不是这种。

就像销售的第一步是,站在对方角度去理解对方。一样的道理,与男性主导的商业直接对抗不会有好结果。我们首先要明白男人是怎么看待女人的,在理解的基础上去影响、慢慢改变他们对你的看法,才能真正赢得深层次的尊重。即便是做二把手,我也会让他们知道我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我努力的方向是,做一个有亲和力的,有内在修养的,能够从内心打动人的女性 CEO。

峰小瑞:这个世界对女性创业者更好了吗?

好与不好是个价值判断,不应该主导我们的思维。在我将近 3 年的创业过程中,我真的觉得没有什么所谓的好与不好,世界本身就是福祸相依的。我认为,不管现实世界是怎样的,只用思考如何应对,拿出解决方案就行。

我也曾经因为一笔收入或者听到客户对产品好的反馈而高兴,因为知道曾经的合作伙伴谈不成了而难过,或者因为一个我真心对待的下属的离去而有大的情绪波动。之前我身上这种女性心性的东西很多,但我发现创业之后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阈值就越来越高了。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为情绪所控制,只要去处理所有事情便好了。

此外,我觉得男人创业的苦是在中国队打乒乓,强手如云,怎么也拿不到冠军。女人创业的苦是在海外打乒乓,是个冠军还得中国队认可。各有各的苦,我倒也不觉得女性创业有啥特别的。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遇到了不错的伙伴。团队、投资人都很好,大家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合作。

/ 06 /

“男朋友让我不要愧疚感太强”

小关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曾在巴黎蓝带厨艺学院学习法式西点,后赴日本学茶,寻找最好的抹茶。2016年初创立品牌关茶,畅销书《向前一步,就不再怕了》作者。

峰小瑞:作为一名女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打拼,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及你是怎么处理的?

创业一年以来,最不方便的就是,对公司的付出和对家人的付出无法同时达到自己的要求。

关茶是一家小而全的消费品公司,从产品研发到标准化实现、再到包装设计、客服、营销和品牌,甚至包含采购发货,整个上游供应链和前段品牌打造都得一应俱全,所以工作繁琐,细节多。

作为创始人,团队伙伴加班熬夜或周末工作的时候我都要求自己也在,结果我一年都没有跟我男朋友一起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每次公司的事我走不开,男朋友又在等我吃饭的时候,我就会陷入暴躁焦虑的情绪,因为两边都不能拒绝但时间无法复制成两倍。而且有时应酬到很晚,家人担心,有时又要撒谎,自己其实很愧疚。

这是每个创业者都会遇到的问题,但它是阶段性的。公司规模增大的同时,很多东西都会慢慢走上正轨,工作时间也会规律起来。

我做了两方面的努力,一是要求大家提高工作效率,周末至少有一天不允许在公司,给自己充足的休息和娱乐时间。没有人在公司工作,我自己也不会太挂念。二是我跟男朋友聊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等我吃饭或看电影时如果我有事没来,他是完全不介意的,让我不要愧疚感太强。因为他也很忙,我们彼此都尊重对方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就好。

峰小瑞:这个世界对女性创业者更好了吗?

我觉得有变好。现在是一个消费品升级的时代,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领域创业的女性比例很大。因为做消费品,需要我们更好地洞察消费者心理,研究消费者,做出更适合消费者的产品。女性作为善于维系消费者关系,移情能力比较强的群体,其实是更适合做消费品的。这对女性创业者是件好事。

另外一方面,这个时代也在变得公平。我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女同学的比例和男同学差不多。毕业后工作,女生和男生其实拥有同样的机会,且女性在能力、资源等各方面也表现得不比男性差。

峰小瑞:分享一件你在创业过程中觉得特别棒的事儿吧。

最有趣的事情是,做关茶这个项目遇见很多跟我很像的人。团队里前前后后加入的不少伙伴和员工最初都是我文章的读者,以及关茶最早一批的粉丝。这是一个很奇妙的筛选过程,大家性情相投、理念一致,所以我们只花了很少的时间磨合。而且团队里女生比较多,创业的时候我们更能情感相通,更能一起打拼,可能这和我们都是女汉子有关吧。

 

算是文末彩蛋吧。我们还采访了一位男性 CEO,他的太太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来一起了解下,和太太一起创业是种什么体验,以及在他看来,女性创业者有哪些优势。

向奕裴

米谟科技 (Mint Muse) CEO 。拥有清华大学电子系本科学位,加州大学圣迭亚哥分校计算机音乐博士学位。曾在高通美国音频组参与 MPEG-H 音频标准制定、担任虚拟环绕 Audiosphere 的总架构师,拥有 30 多项专利。

峰小瑞:有个在创业的太太是种什么体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创业前,我们(在高通)就搭档做事情很长时间了,现在这种状态感觉是平稳过渡来的。一起创业是我们俩生活的一部分了。

我的太太刘克茜是那种习惯做各种调查,分析各种可能性,想问题比较客观的人,我遇到问题的时候常常能得到她理智的分析。她看人的直觉比较准,我们公司好多人都是她面试的,现在我们的团队很健康,工作都在高效地进行,大家也相处得很好。她对待人比较宽容和柔和,在处理同事关系,或者对外合作中,避免了很多可能的矛盾。

峰小瑞:在你看来,女创业者有哪些(男性可能不具备的)优势?

  • 在谈判和协商的过程中更加敏感和细致。更加擅长揣摩对方的意愿。
  • 具有来自金星的另一半视野,和来自火星的伙伴们一起工作更强大。
  • 不过用笼统的眼光打标签没什么意义,真正的女创业者,何尝不是每个人都超级有自己的个性呢。

峰小瑞:你比较欣赏的女创业者是谁?你欣赏她身上的什么?

看过 Sheryl Sandberg 的书和演讲。她对待工作/生活有一套独特的方法,一直有比较独立的人格:非常小的时候,她就可以很好的管理自己,并且主动去 “管理” 自己的兄弟姐妹,是天生的 “管理者”。工作中遇到问题,她通过高效的沟通(而不是自己闷头想办法)找到解决问题的线索,以及她大力倡导的 Lean In(向前一步),让很多职场女性平衡家和事业的关系。而且,我感觉她非常积极,乐于分享:她入职 Facebook 时候的工资谈判,对待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失败,以及现任丈夫的突然去世,她都愿意坦然与人分享自己的感受,这些都非常难得。

峰小瑞:你们公司在对待女性员工方面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吗?

我们特别愿意招聘有才能的女同事并给她们成长空间。举个例子,我们公司有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同事,她来申请工作的简历整个就是一副绘画设计作品,纸张中心是自己的卡通自画像。她是理科背景,却也做过不少艺术、交互、创意方面的项目。加入 Mint Muse 之后,她在公司的 PR、内容制作等方面不断迸发活动,而且执行力很强。在我们小而美的团队结构中,很庆幸有这样的同事加入啊。

*原文转载自峰瑞资本公共微信号(ID:freesvc)

返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